主观题练习

贾某诉市房管局和民政部门行政管理案

【案情】贾某系残疾人,肢体重度残疾,行走存在严重障碍,丧失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一直依法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和低收入者租房补贴。2017年1月1日,贾某向其所在的直辖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市房管局)提出廉租房实物配租申请,通过摇号取得了该市一套廉租房,与市房管局签订了租赁合同。2017年3月1日,贾某入住廉租房,同时市房管局停发给贾某的租房补贴。入住后,贾某发现该住房位置偏远、地处山坡、独自一人交通不便,于2017年4月1日搬回姐姐家,该廉租房闲置。2017年11月1日,市房管局接他人实名举报后调查认定贾某存在取得廉租房后连续6个月未实际居住等情形。2017年12月1日,市房管局直接派人进入该无人居住的廉租房更换门锁、收回该房(市房管局拥有廉租房的备用钥匙)。2018年1月1日,市房管局恢复向其发放低收入者租房补贴。2018年2月,市房管局公布了新一批廉租房房源,新廉租房位于市中心附近、交通便利且有电梯。贾某于2018年3月1日申请参加新一批廉租房摇号,但市房管局没有通过其参加廉租房摇号的资格审查,认为其曾经严重违反廉租房使用规定,无权再次参加廉租房摇号。贾某不服,向有关部门上访。市有关部门认定贾某为无理上访。为遏制贾某上访,2018年10月,民政部门停发其最低生活保障金。贾某申请要求民政部门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但民政部门回复必须中止上访才能发放。贾某因生活费无着落,无力继续上访,最终决定通过行政诉讼维权。2018年11月,贾某分别起诉市房管局和民政部门,贾某诉房管局一案中,贾某要求市房管局补发2017年4月至2017年12月的租房补贴,同时通过其参加廉租房摇号的资格审查;贾某诉民政部门一案中,贾某要求民政部门赔偿因违法停发最低生活保障金给其带来的损失。

 

材料一:《市廉租房管理条例》(地方性法规)第15条规定:“取得廉租房之后,连续六个月不在廉租房内实际居住的,市房管局有权作出收回廉租房的决定,收回廉租房。”《市廉租房管理条例》第20条规定:“存在以下严重违反本办法行为的,不得再次申请廉租房:(一)因连续六个月不在廉租房内实际居住而被收回廉租房的……”《市廉租房管理条例》第25条规定:“取得廉租房之后,有关部门不再向廉租房使用者发放相关租房补贴。”

材料二:《市最低生活保障金管理条例》(地方性法规)第8条规定:“因身体残疾导致丧失劳动能力的,可以按月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市最低生活保障金管理条例》第16条规定:“存在以下情形的,民政部门停止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一)已经不符合最低生活保障金发放条件的;(二)因虚假申报骗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的;(三)领取人被宣告失踪、死亡的;(四)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应当停止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的。”

 

【问题】1.2017年12月1日,市房管局直接派人进入贾某承租的但实际上无人居住的廉租房更换门锁、收回该房,属于什么性质的行政行为?

1. 收回廉租房的行为属于行政强制执行。因为根据《市廉租房管理条例》第15条规定:“取得廉租房之后,连续六个月不在廉租房内实际居住的,市房管局有权作出收回廉租房的决定,收回廉租房。”收回麻租房是执行“收国廉租房行政处罚决定”的执行行为,是一项行政强制执行行为。

 

2.2017年12月1日,市房管局直接派人进入贾某承租的但实际上无人居住的廉租房更换门

锁、收回该房的行为是否合法?为什么?

答案:不合法,因为违反了法定程序。根据《市廉租房管理条例》第15条规定:“取得廉租房之后,连续六个月不在廉租房内实际居住的,市房管局有权作出收回廉租房的决定,收回廉租房。”行政强制执行应当在被执行的行政决定作出之后才能实施。但是在本案中,市房管局没有按照法定程序和法定形式作出收回廉租房的行政处罚决定。房管局在没有依法作出收回廉租房行政处罚决定前提下,直接实施收回廉租房的行政强制执行行为,不符合法定程序。

 

3. 民政部门停止向贾某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是否合法?如果你是贾某的律师,应当建议贾某采取何种措施尽快获得最低生活保障金以支持维权诉讼活动持续进行?

答案:.不合法,应向人民法院申请就最低生活保障金裁定先予执行。停止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是严重减损公民权利的行政行为,必须有法律法规的依据。当事人上访不是《市最低生活保障金管理条例》第16条规定的停止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法定情形,因此不能据此停止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本案贾某一直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资格很清楚,且贾某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因此为了让当事人尽快获得最低生活保障金,律师应当建议尽快向人民法院申请,就最低生活保障金发放问题作出先予执行的裁定,要求民政部门尽快恢复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

 

4.假设在贾某诉市房管局收回廉租房决定行政诉讼活动中,双方就贾某到底是何时搬出廉租房的事实发生争论,贾某主张自己没有连续6个月不在廉租房内实际居住,自己是在廉租房和其他住房轮流居住,市房管局则主张贾某存在连续6个月不在廉租房内实际居住的事实,对此事实的举证责任如何分配?

答案:应由市房管局举证证明贾某连续6个月没有在廉租房实际居住。因为行政诉讼一般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即由行政主体负责证明其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市房管局作出收回廉租房决定是基于贾某连续6个月没有在廉租房实际居住这一事实,这个事实应当由市房管局举证证明。

 

5.假设经过审判,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应当给付原告2018年10月最低生活保障金2800元,人民法院能否在本案行政诉讼判决中直接判令被告民政部门支付2800元最低生活保障金给原告?

答案:可以。对于行政诉讼原告申请被告依法履行支付抚恤金、最低生活保障待遇或者社会保险待遇等给付义务的理由成立,被告依法负有给付义务而拒绝履行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书中判令被告履行依法确定的相应给付义务,明确到具体给付金额。

 

6.贾某诉民政部门行政诉讼一案,如果贾某和民政部门均同意进行调解,能否适用调解,为什么?

答案:可以适用调解,贾某诉民政部门一案属于行政赔偿案件,依法可以适用调解,通过调解协议结案。

评论

验证码:
×